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科學視點

郭永懷:把生命獻給我國核事業

  郭永懷(1909年4月4日—1968年12月5日),山東榮成人,中共黨員,著名力學家、應用數學家,中國科學院學部委員(院士),我國核武器事業的先驅,“兩彈一星功勛獎章”獲得者,中國近代力學事業的奠基人之一。1935年畢業于北京大學物理系,1940年留學加拿大,1941年獲加拿大多倫多大學碩士學位,1945年獲美國加州理工學院博士學位,1946年起受聘于美國康奈爾大學航空工程研究生院任教。1956年回國后,參加規劃我國力學發展藍圖,在空氣動力學等力學學科建設及培育力學人才方面作出了杰出貢獻。先后領導、參與“兩彈一星”研制和試驗工作,解決了核彈研制和試驗中力學方面的許多重大難題,且在推進核彈武器化方面有著突出貢獻,是“兩彈一星”元勛中唯一在核彈、導彈、地球衛星三個領域都作出重大貢獻的科學家。

  郭永懷海外研學十六載,異域揚名時卻毅然放棄優越條件,沖破美國政府的重重阻撓,如愿返回祖國的懷抱。他扎根大漠五春秋,隱姓埋名卻又無怨無悔、風餐露宿而不輕言放棄,為我國“兩彈一星”事業立下了汗馬功勞。他科技報國守一生,在遭罹空難的生死關頭,仍不忘將國家核機密文件死死抱在懷中。文件完好無損,他卻永遠地離開了我們……

  沖破重障:赫赫金鳳終還巢

  1956年9月,伴隨著汽笛的一聲長鳴,“克利夫蘭總統號”郵輪從美國向西駛向中國。船上,幾位中國科學家歡欣鼓舞、喜極而泣,其中一位便是郭永懷。學成歸國盡早報效祖國,郭永懷海外研學十六載,日思夜想的就是這一天。而這一天卻實屬來之不易!

  1940年9月,郭永懷來到加拿大多倫多大學攻讀碩士學位。1941年5月,郭永懷又奔赴當時的國際空氣動力學研究中心——美國加州理工學院古根漢姆航空實驗室,師從著名航空大師馮·卡門攻讀博士學位,投身影響他一生的空氣動力學研究。1945年,他以有關跨聲速流動不連續解的優秀論文獲得博士學位。1946年,他受聘于康奈爾大學航空研究院任教。之后他同錢學森一起提出“上臨界馬赫數”概念,為人類突破“聲障”難題即跨聲速飛行奠定了理論基礎,他在跨聲速研究領域的學術成就博得了世界公認。為了解決跨聲速氣體動力學的一個新難題,他嘗試運用并發展了奇異攝動理論,形成一種新的數學方法,即國際社會公認的PLK(龐家勒-賴特希爾-郭永懷)方法,并在多個學科廣泛應用。

  1956年,47歲的郭永懷不僅是美國康奈爾大學的教授,而且已經是享譽國際的知名科學家,尤其是在與航空工業密切相關的空氣動力學和應用數學方面有著矚目的學術成就。

  1949年新中國的成立,再次引燃郭永懷科技報國的初心。聽到這個消息,他再也按捺不住了,恨不得馬上投入新中國熱火朝天的建設浪潮當中。談起回國原因,郭永懷 1957年曾在《光明日報》撰文寫道:“這幾年來,我國在共產黨領導下所獲得的輝煌成就,連我們的敵人,也不能不承認。在這樣一個千載難逢的時代,我自認為,我作為一個中國人,有責任回到祖國,和人民一道,共同建設我們美麗的山河?!?/p>

  令郭永懷萬萬沒有想到的是,他在應用數學和空氣動力學方面的重要成就和國際聲望,卻成了學成歸國的羈絆。當時剛成立的新中國和美國關系十分緊張,在兩國這樣的外交關系背景下,美國政府絕不允許像郭永懷這樣的知名科學家回到母國。

  久旱逢甘霖,一個好機會終于來了!

  由于1954年日內瓦會議期間中國代表的據理力爭,美國政府在1955年4月4日正式宣布撤銷禁止中國留學生回國的命令??嗟攘?年之久,郭永懷終于看到了回國的曙光。即便如此,回家的路也并沒有像他想象得那么順利。但為了回到祖國,郭永懷愿意付出一切代價,哪怕是自己視若珍寶的科研資料和講義手稿。

  據郭永懷的夫人李佩回憶,回國前夕,郭永懷曾兩次燒毀自己積累十多年的科研資料和講義文稿。一次是在自家院子里,郭永懷親手燒毀了自己一大批科研資料和講義文稿。還有一次是在康奈爾大學同事為郭永懷舉辦的餞行野餐會上,他當眾燒毀了自己一部即將完成的書稿。這樣的舉動,讓在場的美國同事惋惜不已,也曾讓李佩倍感不解。

  直到后來,他們登上回國的郵輪,美國移民局和聯邦調查局幾個工作人員檢查他們的行李時,李佩才恍然大悟。在此之前,郭永懷的師兄錢學森回國時,就是因為攜帶一些科研資料而被滯留美國多年。沒有了攜帶科研文稿被扣留的麻煩,美國政府方面的檢查終歸是有驚無險,他們再也沒有阻撓郭永懷“回家”的理由了。

  1956年11月,郭永懷一家終于抵達廣東羅湖口岸,踏上了闊別16年的家園故土。雙腳踩在這片熟悉而又嶄新的土地上,他感到無比踏實、前所未有的自由自在,他已經作好施展才華的準備。

  臨危受命:“兩彈一星”功勛著

  新中國成立之初百廢待興,發展壯大獨立民族工業體系急需一大批力學人才和力學專業機構。郭永懷甫一回國,便全身心投入到中國力學學科建設、科學研究和人才培養的事業中,先后負責中國科學院力學研究所的科技領導工作、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化學物理系籌建、制訂新中國“十二年科技規劃”中力學學科規劃等工作,為我國近代力學發展打下了堅實基礎。

  20世紀50年代末60年代初國際局勢的新變化,讓郭永懷的人生軌跡同國家命運一道,再次發生重大變化。

  抗美援朝戰爭和第二次臺灣海峽危機期間,美國多次威脅對中國使用核武器。面對美國的一次次核訛詐、核威脅,1955年,中共中央決定發展原子能事業、研究原子彈。屋漏偏逢連夜雨。1960年,蘇聯政府突然決定撤走所有在華技術專家,并拒絕向中國提供原子彈的數學模型和技術資料。這一重大變故,讓中國依靠蘇聯老大哥發展核武器的美夢化為泡影。

  郭永懷便是在這樣的危機形勢下,接受黨中央和國家安排,臨危受命,投身于中國核武器研究的。美國的核訛詐、核威脅,蘇聯技術專家撤離中國等諸多事件,也讓郭永懷更加清楚地認識到:把科研論文寫在祖國大地上,才能更好地實現科技報國的志向。

  1960年,在錢學森的大力推薦下,郭永懷被任命為二機部九院(后改名為中國工程物理研究院)副院長,專門從事我國核武器研制,同王淦昌、彭桓武一起組成了中國核武器研究最初的三大支柱。其中,王淦昌負責物理實驗,彭桓武負責理論設計,郭永懷負責力學方面的技術領導工作,具體主要負責核武器的結構設計、強度計算和環境試驗。

  1963年,為了加快核武器研制步伐,中央決定在青海建立核試驗基地,郭永懷等一大批專家從此隱姓埋名、扎根大漠。從那時候起,已經年過半百的郭永懷,不畏條件艱苦和氣候惡劣,忍受克服高原反應,跟年輕人風餐露宿、同吃同住同工作,堅守在爆炸試驗現場。

  1964年10月16日,我國第一顆原子彈爆炸成功。1966年10月27日,我國第一顆裝有核彈頭的地地導彈飛行爆炸成功。1967年6月17日,我國第一顆氫彈空爆試驗成功。為了這一刻的來臨,郭永懷幾乎傾注了全部的心血,他等待了太久……

  關于郭永懷對我國核武器研制作出的貢獻,我國核科學事業的開拓者、“兩彈一星”元勛朱光亞院士曾給予這樣的評價:在研制我國第一顆原子彈時,郭永懷提出了以“內爆法”原子彈為主攻方向,并領導大家建立了爆轟過程的計算模型和計算方法;同時還出任場外試驗委員會的主任委員,經常深入現場指導爆轟試驗,為我國原子彈研制工作的突破付出了大量心血。郭永懷十分重視原子彈、氫彈的武器化,領導開展了核武器的總體結構設計、環境模擬試驗等與力學相關的工作,建立了一整套設計、試驗方法和試驗設施,為核航彈試驗、導彈原子彈“兩彈”結合試驗、氫彈試驗等一系列重大試驗的安全與成功,為我國核武器事業的長遠發展作出了重要貢獻。

  郭永懷為我國航天事業初期的發展也作出了突出貢獻,是“兩彈一星”元勛中唯一一位在我國核彈、導彈、地球衛星三個重要領域都作出巨大貢獻的科學家。他積極倡導我國發展航天事業,參與我國航天事業發展規劃,參加重大技術課題的研究工作,參與組織中國科學院人造衛星(包括回地式衛星)的研制工作。1965年,我國第一顆人造衛星研制工作啟動,郭永懷負責的便是“東方紅”衛星本體及返回衛星回地研究的組織領導工作。1970年4月24日,在郭永懷不幸去世兩年后,我國第一顆人造衛星“東方紅一號”發射成功,這也算是對他在天之靈的莫大告慰。

  以身許國:空難難撼報國志

  科技救國、科技報國,是郭永懷 一生守護的初心,終生不渝的志向。

  郭永懷出生在戰火紛飛的舊中國,外敵入侵、家國遭辱,讓他青年時期便在心中埋下了科技救國、科技報國的種子。在國內求學期間,他便深切地感悟到,沒有強大的軍事工業實力,很難徹底改變中國落后挨打的局面。為此,他曾經“棄理從工”,放棄自己心愛的光學專業,轉投與航空工程專業密切相關的力學學科。這也是他出國留學決心師從著名航空大師馮·卡門的重要原因。

  1963年我國在青海建成核試驗基地后,郭永懷出于工作需要,經常往返于北京和青海之間。為了保證像郭永懷這樣的科學家的安全,中央領導特別叮囑他們盡量不要乘坐飛機。但為了節省時間加快科研和試驗進度,郭永懷經常選擇乘坐飛機往返北京和青海之間。

  1968年10月,郭永懷再一次來到青海核試驗基地,為我國第一顆熱核導彈發射試驗做準備。12月4日,他在試驗中發現了一個重要線索,便讓人趕緊聯系飛機,急匆匆從青海趕到蘭州,換乘飛機連夜趕回北京。沒有想到的是,他這次與大家的再見竟變成了永別。

  12月5日凌晨,當飛機在北京的機場緩緩降落時,飛機出現了嚴重故障失衡墜毀,郭永懷不幸遇難。搜救人員在飛機殘骸中找到郭永懷的尸體時,發現他跟警衛員緊緊地抱在一起,當人們將他們分開時,現場的工作人員震驚了。兩個人懷中緊緊抱著的是一個公文包,里面是保護完好的核武器絕密資料。在郭永懷犧牲后的第20天,1968年12月25日,我國第一顆熱核導彈試驗成功。

  “要知松高潔,待到雪化時”。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郭永懷首先想到的不是個人安危,而是誓死保護好事關國家安全的絕密資料。郭永懷學成歸國、報效祖國的愛國精神,追求真理、嚴謹治學的科學精神,淡泊名利、潛心研究的奉獻精神,是留給我們的寶貴精神財富。

  1968年12月25日,郭永懷被追認為烈士。1999年,郭永懷被追授“兩彈一星功勛獎章”。2018年7月,經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和中國科學院紫金山天文臺聯合申請,國際小行星中心發布公告將編號為212796號的小行星永久命名為“郭永懷星”。

  郭永懷——這顆夜空中耀眼的巨星,永不隕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