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科學視點

陳清如:賦予時間以榮光

   一個人怎么對待時間,很大程度上決定了他將成為什么樣的人。有恍恍惚惚庸庸碌碌者,有閑庭信步者,也有努力奔跑者,陳清如更像是追日逐月,以命相搏的那一個。


  他搏得了時間。38歲年輕力盛時主持建設了我國第一座重介質旋流器末煤選煤廠,指導研究設計了我國第一臺篩下空氣室跳汰機;年近花甲時建立了“粒群透篩概率”的篩分理論,研制出中國第一臺煤用概率分級篩;68歲時開創了空氣重介質流化床干法選煤研究領域,建立了世界上第一個空氣重介質流化床干法選煤工業性試驗系統……


  而時間也將銘記這位如今已92歲的對手——陳清如,著名選礦專家、我國礦物加工學科的奠基人和開拓者之一、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礦業大學教授。


  與時間博弈


  熟悉陳清如的人都知道,他是個惜時如命的人。


  長期以來,他很少晚上12點之前睡覺,清晨5點左右就起床。在早上6點收到他的短信并不奇怪,半夜接到他的電話也不少見,78歲時走起路來,有時秘書要一路小跑才跟得上。


  唯獨對于工作,陳清如從不吝嗇自己的時間,60多年來一心撲在“選煤”上。


  選煤,是指將采出的煤炭,即原煤,經過分選工藝處理除去灰、硫等雜質,并按需要分成不同質量、規格產品的過程,是潔凈煤的源頭技術。然而,從近代中國煤礦興起到新中國成立初期,中國生產的煤炭大多以原煤直接銷售。原煤若不經分選加工就直接投入使用,一方面因燃燒效率低會造成能源浪費,另一方面因原煤中含有灰和硫等雜質,燃燒時會造成環境污染。


  1952年,從唐山鐵道學院選礦系畢業后,陳清如便留校任教,常帶領學生到煤礦實習,當時深感選煤之重要。他曾說這輩子最大的心愿是,“通過在潔凈煤技術上的研究和開發,使我國大氣環境得到改善,讓我們共享的藍天重現蔚藍和清新?!?/p>


  而選煤技術,在新中國成立初期多為“舶來品”。1958年年底,學校派陳清如到蘇聯莫斯科礦業學院進修兩年,出國前,陳清如便制定了詳細的進修計劃,把寒暑假都安排得滿滿當當,其間幾乎沒有節假日;1960年,他又赴日考察,44天內考察了5個選煤廠、7家生產制造選煤機械設備的礦山機械廠,舉辦了21次中小型座談會……搜集了大量技術資料,并在此基礎上完成了30余萬字的考察報告,既總結了日本的經驗,又綜合介紹了美、蘇、西、德、英等國的先進選煤技術。


  “那個時期,我們很多年輕人被小說《鋼鐵是怎樣煉成的》所激勵——人的一生應當這樣度過:當他回憶往事時,不會因為虛度年華而悔恨,也不會因為碌碌無為而羞愧,在他將要離開這個世界時,他可以說,‘我的整個生命和精力,都已經獻給了世界上最壯麗的偉大事業——為解放全人類而斗爭?!标惽迦缭鴮懙?,當時國家百廢待興,每個人都忘我地勤奮工作,希望為國家強盛出份力。


  但這種熱情,在1966年戛然而止,因“文革”沖擊,蹉跎10年。


  “干法選煤之父”


  1978年,十一屆三中全會提出全黨工作的重點轉移到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上來,52歲的陳清如重燃幾近泯滅的熱情,為了追回那蹉跎的10年,更拼了。


  次年,為了解決潮濕煤炭篩分問題,他開始了煤用概率分級篩的研究與開發工作,并研制出中國第一臺煤用概率分級篩,不僅節能環保成效顯著,更為煤炭企業每年增加了1億多元經濟效益;當煤用概率分級篩在生產上得到較大面積推廣時,1984年,他又著手空氣重介質流化床干法選煤技術的研究。


  傳統的選煤技術皆為濕法選煤,即都需用水進行“洗”煤,而我國84%的煤炭保有儲量是在缺水干旱的西北部與中部,如何進行“干法”選煤,便成了陳清如的主攻方向。


  5年后,干法選煤實驗室模型試驗成功,但能不能應用于實踐,還需建廠進行工業性試驗。為在黑龍江七臺河桃山煤場盡快建成世界第一個空氣重介質流化床干法選煤工業性試驗系統,陳清如以礦為家,帶領科技人員吃住在現場的工棚。陳清如的學生趙躍民至今還記得七臺河的冬天冷得刺骨。


  廠房分5層,約39米高?!盀橛^察煤炭分選的全流程,陳老師就跟著煤流跑,60多歲的人在廠房鋼梯上爬來爬去,看著挺讓人擔心,因為梯子坡度比較大?!?趙躍民說。


  1990年12月18日,正當干法選煤的研究和開發工作如火如荼進行時,陳清如突然便血,被診斷為腎癌。在醫院等待化驗結果的過程中,他對主治醫生說:“如果能給我延長5~10年,就不化療放療了,我現在還有很多工作要做?!睂W校領導去醫院看望他時,他提了兩條意見:如果癌細胞還沒有擴散,就盡快手術;如果癌細胞已經擴散,就立即出院,盡可能利用生命的最后時間完成手頭的工作。


  后來,陳清如做了左腎切除手術。手術后不久,他在家休息了幾天,便拖著剛痊愈的身體返回了七臺河桃山煤場,依然在梯子上爬上爬下……


  1994年6月,世界上第一個空氣重介質流化床干法選煤工業性試驗系統調試成功,標志著我國缺水和高寒地區及遇水易泥化的煤炭分選有了高效的選煤方法,為我國潔凈煤技術開辟出新的技術途徑??諝庵亟橘|流化床干法選煤也被視為選煤工業的一次重大技術革新,陳清如也因此被稱為“干法選煤之父”。


  據了解,加拿大、日本和印度等國家一直在開展流態化干法選煤跟蹤研究,目前仍處于實驗室研究階段。


   給時間以榮光


  陳清如常告誡學生,“人的一生很短暫,人一生的時間只有三天:昨天、今天和明天。如何面對人生,如何生活才能不愧對已逝去的昨天、過好今天、迎接即將到來的明天?!睘榱诉^好這一生,陳清如與時間斗了一輩子,老了也不退讓。


  耄耋之年,陳清如為提高煤炭利用效率,減少環境污染和緩解能源短缺和運輸緊張的現狀,向國家有關部門建言考慮潔凈煤問題,寫建議書,組織專門會議,宣傳講解。


  2010年4月,煤炭界的盛會——第16屆國際選煤大會在美國召開,85歲高齡的陳清如堅持參加,這讓同行的中國工程院院士劉炯天著實為他捏了把汗。行程緊張,陳清如顧不上休息,他明確說:“我們就是去開這個會的,時間再緊,首先要保證開會?!币虼艘恍腥朔艞壛穗S代表團旅游參觀,一程不落地參會。


  “每天起早貪黑,一點也不夸張?!?劉炯天回憶,會議結束后剩下半天時間是去訪問肯塔基大學,參觀選礦實驗室與材料實驗室等,走了兩個多小時,“陳老師走不動了,我們每到一處先給他找凳子坐,讓陳老師閉會兒眼養會兒神,我們再換個地方。就這樣,陳老師和我們一起走完了全程?!?/p>


  也是在這次會議上,陳清如被授予首次設立的國際選煤大會組委會主席“終身成就獎”。發表獲獎感言時,陳清如說,“我雖已85歲了,但我還將繼續為我熱愛的選煤事業奮斗終生?!?/p>


  如果像斯坦福大學講座教授羅伯特·波格·哈里森(Robert Pogue Harrison) 所說,時間不斷完成的行動乃是發生在“年紀”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紀復一紀的展開中。那陳清如這過去90多年的年華,不僅讓時間完成了壯舉,更賦予了時間以榮光。


分享到: